關於部落格
是鳳凰還是飛蛾?

謝絕廣告。
  • 125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小情書

 
        夜裡,原本半掩的窗子因為陣陣晚風而開開闔闔,涼意入屋,也吹開床邊的粉色紗幔,高級的絲質長幔隨著風飄阿飄的,顯得整個房間在幽暗中更加神秘。隱隱約約,看的出床上正躺著一人安睡,幾縷暗紅的長髮垂落枕畔,不小心被風這麼吹拂過面頰,只著一件輕薄單衣的人兒讓髮尾撩的皺了皺眉,不久便悠悠轉醒,眨了眨美眸,清醒神志。
        抬頭看了一眼未關上的窗子,木製窗櫺外明月高升,一如自己的名字。
        伸手拉了拉單衣,便起身走下床,掩上窗扉,止了風,幽暗安靜的房間卻依舊寒冷,坐著給自己倒了杯茶,想潤喉卻又覺得涼了點,輕輕的晃著手中的磁杯,剛睡醒的那點惺忪已經溜的無影無蹤,涼掉的茶,索然無味。
        半晌,輕嘆了口氣,那個讓自己心神不定的原因不是其他,就在幾步之遙。握緊磁杯,裹了件外衣便轉身走出內室。
        晚間的宅院透著幾分涼意,整座樓院都是高雅的木製建築,雕欄畫棟,襯著赭紅的絲質帘幔,雖不是金碧輝煌卻看的出屋主不凡的品味。公孫月推開書房的門,入眼的正是一張特大號的書桌以及週邊一座座整齊的書架,只不過桌案旁的地上卻凌亂的擺了幾疊書,最上面的一本看起來像是剛被翻過沒多久,茶几上短短的蠟燭依舊燃燒,但是蠟淚卻快溢出整個燭臺,顯然是經過了許久的時間,就在蠟燭將熄的同時,伸手拿了剪子修了下燭芯,順便拾起了幾張散亂的宣紙,幾乎都是寫滿了字的一大落就這樣毫不受憐惜的被吹落地面,而一個深紅的人影就坐在書堆之中,單手支著頰打起瞌睡來。
        整理的同時,突然發現本不該出現在其中的一張小小的短箋,定神細看,其中的文字就像鬼畫符般,是由一堆歪七扭八的異國文字組成,上面還畫了隻醜醜的蝴蝶。和蝴蝶君相處這麼多年,多少還是看的懂這些黏的一條條的蝌蚪文,輕笑出聲,卻驚醒了瞌睡中的人,猛然站起。「阿月仔,我沒有偷懶喔!我剛剛真的沒有睡著!」還沒有完全睜開眼睛的胡亂解釋一通。看著這情形的公孫月只覺得好笑,抬手把紙整放好在書案上,輕輕拍了拍蝴蝶君的臉,讓他清醒些。
        「幫我倒熱茶。」沒有對瞌睡的事情做評論,只是把杯子遞出去,然後說了句不相干的話。雖然只有半點清醒,蝴蝶君卻還是乖乖的拿了磁杯快步走向廚房,不想讓她多等。不一會兒,便捧著熱呼呼的茶水回來,交到公孫月手裡。
        舉杯喝了下肚,暖意漸生,唇齒間散著點點茶香,滿足的呼了口氣,漾著淡淡的微笑。抬頭望向蝴蝶君的眼眸問「我要你寫的東西寫完了嗎?」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問,蝴蝶君愣了楞,急忙拿起桌上那一大疊墨染的紙張「有有有!我都寫完了,只不過下次可不可以別再這樣罰我了阿?」扯著一個不好看的陪笑臉這麼說著。想他蝴蝶君殺人作買賣時的樣子多帥氣,現在卻還要被罰抄這些看了很冊的經史文句,多看它們兩眼就多煩兩回。
        然而公孫月只隨意翻了翻那堆的宣紙「再說吧!」紅衣人聞言垮了下臉,一臉哀怨,瞄到那熟悉媳婦臉的公孫月偷偷露出一個詭計得逞的笑容,而又不被發現的藏起,秀氣的打了個哈欠「抱我回房,我想睡了。」懶的多走兩步路的要求,打定主意另一人鐵定不會嫌麻煩,果不其然蝴蝶君真的照著做。呼!多少可以吃點豆腐,何樂而不為。
        走回房間內,將懷中的人安置好之後,蝴蝶君卻沒有立刻出去,倒是磨磨蹭蹭的向公孫月撒嬌說「阿月仔,讓我回來睡嘛!我已經睡了兩個月書房了欸,張眼閉眼都是書,感覺很糟糕欸!」說到這裡便又不自覺的露出很媳婦臉的表情,要不是當初不小心惹火了親親阿月仔,怎麼會落的這樣下場,而且還得每天抄著那些書,光是跟那些書阿墨的相處兩個月,都快熬出病來了!在心裡多嘆了兩口氣,一邊哀怨一邊偷偷觀察愛妻的表情。
        半晌,沒有收到一點回應,看這樣子是失敗,阿月仔大概還在生氣,唉!我只不過是偷襲失敗,加上不小心扯壞了阿月仔最喜歡的摺扇罷了,沒想到她會氣這麼久,失落的轉身要出房時,躺在床上的公孫月終於有了動作。
        「去把門關好,我怕冷。」說完就側過身面牆,眼尖的蝴蝶君馬上發現親親阿月仔有移進床裡邊的傾向,空出自己平時睡的位置,裂開大大的笑容,飛快的關好門,便高興的鑽進被窩裡,習慣性的伸手摟著公孫月。
        感受到愛妻自然的往後靠在懷裡,心中的感動無法言喻,差點沒真的哭出來,嗚嗚,果然還是兩個人一起睡比較好,埋首在公孫月的髮間,聞著熟悉的味道,不自覺的多用力扣緊了雙手,軟玉溫香在懷說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就在接近睡著之前,一道輕輕的女聲響起「我……看到了喔!」「看到什麼?」一時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蝴蝶君疑問。「……沒什麼……睡吧!」「到底是什麼啦?」「……」「阿月仔?」「……」「公孫月?!」「……你好吵!」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奉命去整理書房的蝴蝶君才發現,一張被夾在書簡間的小短箋。
        紙的邊緣已經微微泛黃,那隻難看的蝴蝶也變的難以辨識,上面的墨跡當然難不倒他,研究了許久,終於想起多年前的一個涼涼夜晚,以及當時的心情。


        --文字的意思是“對不起、我愛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