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是鳳凰還是飛蛾?

謝絕廣告。
  • 125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寵物

        早晨的風微微涼涼,當太陽還沒升起的時段,是赦生最佳的練武時間。獨自在偌大的後山廣場修煉,原本該是全然靜默的天際卻突然被一聲怒吼劃破,林中棲息的鳥群也瞬間被驚醒,倉皇亂竄。
        「小鬼!!」
        唉~怎麼又來了……連轉身都嫌麻煩,招手迎接那隻向他衝過來的寵物狼獸,看樣子就知道是來避難的。摸摸狼獸白色的毛皮,望著一雙無辜大眼睛,心中默默的嘆了口氣,用心語說道『……不是說過要你別去跟兄長搶早餐嗎?』回答他的則是低聲的嗚嗚,意思大概是解釋牠只是肚子太餓,而恰巧餐桌上的早餐看起來太美味而且味道太香了,牠實在是情非得已!
        無奈的赦生並不想捲入這場兄長與寵物的早餐之爭,畢竟同樣的戲碼幾乎每天都會上演一回,處理過幾次的結果卻依舊是不變。沒有意外的話,待會兄長就又會來找他好好“管教”自己疼入骨的寵物,與其現在回主屋聽那些怒吼,到不如等兄長消了氣再說,暗自決定好的赦生反手提起狼煙戟,翻身躍上狼獸的背,打算先悠閒的睡個覺,卻掉進思緒中最深沉的記憶裡,那段好久好久以前的童年……
**************************************
        黃昏時分,入了秋的天氣明顯的冷,臥室裡小小的身軀蜷在溫暖的薄被中午覺,祥靜的畫面帶著不容受到打擾的氣息。此刻,暖暖的夢境卻被窸窣的碎聲切斷,伸著小手揉揉惺忪的睡眼,五歲的小赦生坐起身,看了看自己週遭並無任何不對勁,兄長說他要好幾天才會再回來,所以不可能會是他在廚房吃東西的聲音,拖著被子輕輕的下床,晃了屋內一圈就是找不到讓自己睡不著的凶手,倏地,屋外又傳來細細的嗚咽聲,聽起來像是某種野獸的低鳴,用薄被裹好小身體,便跑出去看。
        主屋旁的樹叢不自然的晃動著,小赦生拖著長長的被單,慢慢的走過去想弄清楚狀況,然而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被突然竄出的一團白色毛球撲倒,倒地的小赦生晃晃腦袋保持清醒,張著大眼睛就是和身上的毛球對看……『咦?為什麼毛球會有眼睛?』思索著的抱起那團東西,仔細研究了一下才發現是隻不知名的幼獸,都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東西的一人一獸各偏著頭互望,幾分鐘過去,被一陣不小的咕嚕聲打斷,原來這兩個小東西肚子都餓了!一段靜默之後「……吃飯。」「嗚嗚!」兩句軟軟的對話就這樣決定了接下來的事情,也開啟了彼此剪不斷的情分。
**************************************
這件意外發生後開始,小赦生和小狼獸整天都溺在一起,可能是從小就沒有同齡的玩伴,所以小赦生玩的煞是起勁,常常玩累了就睡在一起,魔殿裡的女官們總是把食物放在餐桌上就離去,根本沒有發現屋裡多了一個住戶,然而這幼獸食量卻是大的驚人,雖然不介意的分出一半自己的食物,卻還是餵不飽牠,好在兄長平時存了很多糧食在倉庫裡,小腦袋裡想著偷偷的拿出一些應該沒關係,便搬著幾樣兄長離去前特地交代自己怎麼樣也要吞下去的營養食品給“好朋友“吃,反正都是要消滅完這些東西,不如乾粹全給雷吃好了,不過那個味道真的很奇怪,為什麼雷會吃的下去呢?搖頭晃腦的還是想不透。這樣悠閒的幾天過後,發生了一件小赦生怎麼樣也忘不了的大事情……
某天傍晚,餵雷吃點心的時刻到了,卻到處都找不到那隻正以緩慢的速度漸漸被養胖的雪白的小動物,小赦生著急的在屋內搜尋著,直到在兄長的房間裡看到某個驚悚的畫面。
「雷?!!」大聲叫喚著在桌案跑跳的身影,小赦生爬上椅子想從那個高出自己好多的桌上把寵物抱下來,而聽到叫喚的小狼獸興奮的朝著主人衝過來,一個不小心『框噹!』撞到旁邊擺著的大花瓶,然後眼看它掉下地碎裂成一灘,手都還沒伸回來的小赦生和知道自己闖禍的小狼獸同時石化!!
怎麼辦?怎麼辦啦?一人一獸飛也似的衝出主臥房,在客廳裡跑來跑去,想著要怎麼辦才能把這個禍補回來。天阿~那是兄長最愛的蟠龍大花瓶欸,當時看到兄長興高采烈的把那東西搬回家,那笑的樣子說有多蠢就有多蠢,可是現在它卻被雷打破了,該怎麼辦啦~都還沒解釋家裡為什麼突然多出一個生物,就闖了這個可怕的禍事……啊!!把它黏回去!!正要行動的時候,卻突然被身後傳來的問句嚇傻「……小鬼,你一個人在家裡跑來跑去的做什麼阿?」
**************************************
靜默二字已經不足以形容此刻客廳裡的氣氛,燈火通明的主屋裡,一抹暗紅色的身影走來走去,根本不敢看自家兄長的小赦生,低著頭緊抱懷裡的小狼獸不說一語,內心緊緊的掙扎著。直到對方開了口結束這場無聲狀態。
「所以……你就在沒經過本大爺的允許下,擅自在家裡給本大爺養起寵物來?!而且還養隻雷狼獸?!」語尾漸漸拉高的氣息挑明了說話的人有多憤怒,沒想到剛剛還低著頭的小人兒卻突然正眼望向懷中的生物。
……你是雷狼獸阿?!」那恍然大悟的表情讓盛怒中的螣邪郎升起一種想撞牆的欲望,然而在兩秒過後……
「你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居然還敢養?!」更大聲的怒吼衝出口,嚇壞了眼前的小赦生。
從來沒這樣被兄長吼過的小赦生呆愣了一下,雙眼馬上被水氣充滿,斗大的淚珠滑落小臉頰,站在原地小小聲的啜泣了起來,這下子換成螣邪郎僵了表情,前時的怒火被小弟的眼淚澆熄,沒遇過這種狀況的他慌了手腳,不知道怎麼停下小赦生愈哭愈大聲的情形,抓了抓暗紅的長髮,努力的思考著,煩躁的想衝出去隨便抓兩隻魔殺了洩憤。突然間,小雷狼獸發出了幾陣彽彽的嗚聲,看樣子是在安慰自家主人,靈機一動的螣邪郎帶著詭譎的笑臉蹲在小赦生面前,試圖平視小弟的雙眼。
「小鬼,如果……本大爺答應讓你養這團毛球的話……」
聽到這句話的小赦生,馬上止住淚水,驚訝的抬頭望著螣邪郎,眼睛中還泛著淚光。
……可以?」
「可以是可以,但是有條件。」螣邪郎漾著危險的笑容說著。小赦生都還沒聽到是什麼樣的要求,馬上就用力的點了好幾下頭,讓原本就澎亂的米色長髮更是糾結。
「第一、你得保證這團球所有的活動都不會招惹到本大爺,更不會麻煩到本大爺!」
……雷!」小赦生只是小小聲的吐出這句話,應該說單音節。一般人應該都不可能懂這樣沒頭沒腦的話。
「你……居然早就取好名字了?!」但是,偏偏眼前這位就不是一般人。大受打擊的螣邪郎,實在不想接受自家小弟跟毛球比跟自己親近的事實,小鬼不黏自己就算了,居然這麼容易就對一團毛球有感情,心中暗自多罵了那個奪走小弟注意的東西好幾句。
「本大爺管牠是什麼,毛球就是毛球!」
懶的對兄長糾正親親寵物的名字,用眼神催促著要聽下一個條件。
「第二嘛,嘿嘿!你,得叫本大爺一聲兄長來聽聽!」
小臉低下望了望雷狼獸,看起來像是在天人交戰的掙扎著。就在螣邪郎耐心用盡,考慮要怎麼樣丟掉小弟手中那顆刺眼的毛球時……
……兄長……」一道細微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自小赦生口中飄出來,下一秒便是看到臉頰通紅的小人抱著心愛的寵物咚咚咚跑回自己房間的樣子。
還蹲在地上的螣邪郎浮起了一朵堪稱花癡的笑容,心情好到快要飛上天一樣,傻笑了好久才慢慢的走回主臥室,然後…………
「小鬼!本大爺要把那團毛球當宵夜吃掉!!」
**************************************
        「居然在這種地方睡著,到底在想什麼阿?!小鬼就是小鬼!」走到廣場的螣邪郎抱起早已熟睡在狼獸身上的自家小弟,雖然語氣是兇了點,但是動作還是輕柔的沒讓赦生發現,轉身就要走回主屋。
「笨狗,下次不准讓小鬼睡在奇怪的地方!走了!」催促著小弟的寵物,拉起鐵鍊便不再回頭。
「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