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是鳳凰還是飛蛾?

謝絕廣告。
  • 125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想念

       
 
桃花村,苦境裡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村落,只有單純的幾十戶人家,自給自足,渺小的就像不存在這紛擾的俗世紅塵之中那樣。
       
        羊腸小路盡頭,只有一間破舊的木屋,左邊溪流緩緩,右邊則是鬱鬱樹林。若不是外頭豎立著的店招牌,定會讓人誤以為是間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房。
簷上掛著的其實都是些精巧的商品,那是一間風吹過就會傳出悅耳叮噹聲的風鈴店。
 
一間,風鈴店。
 
***
        「師傅欸,謝謝你啦,要是這小玩意修不回來,家裡那隻小的可不知道要哭到什麼時候哩!」一身粗布衣裳的村人這麼說著。
        褐衣的風鈴師傅輕輕點了頭,不作聲,淡淡的笑了一笑。這一陣靜默,就像群山後落下的斜陽餘暉散開,引的村人不知所措。
        「啊,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欸…謝謝師傅了!」村人趕緊捧著修好的風鈴離開。
 
其實幾乎全村的人都以為這巧手的風鈴師傅是個不會說話的啞子,就因為打從他突然出現在這地方起,沒人聽過他開口。隻身一人住在村子的最偏僻處,所有生活事宜都是自己打理,就算是偶爾出現村裡頭唯一的雜貨店添些必需品,也都是寫張字條讓夥計整理出來再交予他帶走。
 
不過這地方也算是有人情味,並不會有人為此而疏遠他,只當他是喜好安靜不受打擾,偶爾有人來買買風鈴,送送東西什麼的,日子也就這樣依舊平靜地過下去。
 
送走了黃昏時分的顧客,風鈴師傅並不急著進屋,反而是站在圍籬前看著自己那座竹搭的小屋以及滿簷隨風輕響的心血,呆呆的想著過往。
 
想著自己當初來到此地落腳時的落魄景況。
想著當初純粹為了生活弄起的瓷土功夫,卻成了現在的一身本事。
想著這些年的種種、村子的寧靜安詳。
想著,過往。
 
還有,那些更早更早以前的,過往。
 
一抹憂傷欺上了風鈴師傅的臉,染色了他的雙眸,身上散發著的是跟落日相同的淒涼氣息,默默的走回簷下坐著,眼光看往幽遠的方向,呆呆的,呆呆的。
 
霎時涼風吹起,滿屋子風鈴開始輕輕的飄阿晃的,叮叮噹噹唱起來……惟有一個逗著煙管的斑貓風鈴發出的聲音並不輕脆,而是沉穩、是溫柔,也是哀愁。
 
聽見這個聲音,胸口上的難受緩慢的延展開來,整個身軀都像是給掏空一般,然後再,淹沒。
 
斷斷續續的字眼從雙唇中洩露出來,組合成一個名字。
 
 
「…慕…少艾…少艾…少艾。」
 
慕少艾。
 
***
        無法克制自己的腳步,依靠著心裡最深沉的渴望,走回了那個許久未歸的故地,那個位在蜆匿迷谷的,家。
 
        久無人煙,此地早已荒蕪,幽暗的令人卻步。可是仔細看就知道,這裡有打掃過的痕跡,也就是說,即使世事已非,仍還有人,願來。
        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胸內的洶湧澎湃震盪著所有的感覺神經,撞擊著靈魂裡最柔弱的那一處,那是,一段回憶。
 
        站在屋前良久,直到雙腳痠疼、直到顫抖著的身體就快要支撐不住而倒下前,才終於跨開步伐,走進這個佔據心底最深的回憶。
 
 
「……你知道嗎,我真的好恨你……」明明是自言自語,卻像是在說給什麼人聽一樣。儘管態度認真,眼神卻滿是暗然,灰撲撲的。
 
一邊說著,一邊走入屋內,環視著沒有改動過的擺設。
 
「我恨你殺了我全族人,更讓我親眼目睹那樣的慘劇……恨你讓我才小小歲數就失怙無依……恨你讓我在翳流裡飽受折磨……恨你…恨你…」哽咽的語氣阻礙了說出口的字句。
 
眷戀的碰了碰桌椅、藥櫃,因淚水而模糊的目光最後才在床前落定。這裡的樣子完全沒有不同,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從前的那一天,就要前往落日煙去的,那一天。


 
「可是,可是…可是“阿九”卻好想念你啊!」說出了這個隱藏在心底好久好久的名,淚水也跟著決堤,臉頰上滑落了一滴、兩滴,接著怎麼也停不下的淚雨。
 
 
「阿九想你抽著煙管,呼呼笑著的樣子……想你和朱痕叔叔、喝酒鬥嘴的樣子......想你捉弄羽叔叔之後眼睛笑瞇成一直線的樣子……想你一邊說麻煩,一邊還是動手做麥芽糖……想你明明就不喜歡,卻硬要吃完整鍋焦飯糊……想你跟魚孫爺爺東聊西扯然後再把他氣的半死……想你身上的藥香味……想你…想你拼了命要保全我……」
 
幾乎已是泣不成聲,想要用手背把淚水抹掉,卻怎麼也抹不完。雙肩也隨著氣小小的抽蓄著,整個人躺在床上縮成一團,號啕大哭。
 
「你為什麼沒有來找我?為什麼不來找我?為什麼讓我枯等著落日煙下雪?……既然你想要自私的救我,為什麼還要讓我想起來?為什麼要讓我恨你、也讓我恨自己?……為什麼嘛?……」不斷大聲的哭喊著,那些深埋藏在心理好久好久的疑問,卻再也換不到任何回答。
 
「當初你明明就不曾阻止過我的苦難折磨,為什麼那時候不干脆讓我解脫,為什麼還要給我一段最幸福的時光,然後再狠狠的搶走它?……」
緊緊揪住折在一邊的薄被,用盡力氣的哭,像是要把這多年來的委屈全部吐出來,即使聲音都啞了,還是不肯放開手,不肯放開自己。最後只剩下幾絲抽泣的餘音迴繞……
 
房間裡淡淡的藥草味,是記憶中最能安撫情緒的一種味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種安心的感覺已不在。
 
不在。
 
「少艾…少艾…」
也許是耗盡了氣力,逐漸被沉沉的睡意侵襲,跌入夢境。
 
然而就在失去意念的前一秒,耳邊彷彿聽到幾句熟悉的嘆氣聲,帶著笑還有滿滿的疼惜。
 
 
 
少艾、少艾,阿九在這裡。
 
***
 
『少艾,你說天上的星星都代表著一個人,也包括我嗎?』
『是阿,每一個人都有星魂。』
『這樣那個黑黑醜醜的星一定就是你,然後旁邊那個可愛漂亮的星就是我。』
『錯了,那邊那隻愛哭又愛跟的笨貓才是你。』
『頭髮眉毛白了還愛說謊,羞羞羞。』
『哈。』
 
***
不明白,就是不明白,明明在家裡喝酒喝的好好,卻突然壓制不住一種想到蜆匿迷谷的感覺。朝著故人居狂奔的朱痕說不出為何會有這樣詭異的感覺,像是就要發生什麼大事那樣。
「嘖!還能有什麼事。」……人,都不在了。還能有,什麼事。
搖搖頭,卻是加快了速度。
 
一到達迷谷,便感覺到有些許的不同,難道真會有些什麼?他想。
照理說,此處應該不會再有別人來,除了他這個有事沒事發神經跑來清理環境的傢伙之外,還有誰會那麼有閒情逸致,跑來這個地方閒晃。就連那隻大鳥都沒勇氣來了……
 
……恩
難道是……?
 
為了證實心中疑慮,三步併做兩步的朝著內室而行,皺著的眉頭直到看見了某個縮在床角裡的黃褐色影子,才漸漸鬆開。
不想承認現下充斥胸膛的就是俗稱的“感動”,朱痕無語的走向了那個熟睡的人兒,那個臉上依舊還掛著淚痕的、熟悉的小花貓……慕少艾的心頭肉。
 
「……呿,睡覺還不懂蓋被。」這對父子喔,老愛給別人找麻煩!嘖嘖!
一邊碎碎念,一邊輕手的拉上了薄被,帶著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容退出。
 
喂!慕姑娘!這就是你要我來的原因嗎?
 
你家的九少爺、九大俠回來了,哼,很高興吧!
 
 
突然一陣風吹起,挾帶著幾根飄散的白羽、一陣隱約的琴聲,夾著一種特殊的藥草味道。
 
 
***
 
 
『少艾、少艾,我跟你說喔,我以後一定要開一間風鈴店!裡面有我、有你、有朱叔叔、有羽叔叔,阿,還有魚孫爺爺喔!』
 
『喔喔,你跟我打勾蓋章了,絕對不可以忘記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